一九一九年五四運動今屆一百周年,一九七一年保衛釣魚台運動迄今也四十八年多。這兩項運動是有關聯的。

首先回顧日本軍國主義者侵略東亞歷史。日本於一八七九年占領琉球,一八九五年因甲午戰爭取得台灣與澎湖,一九○五年因日俄戰爭再取得遼東半島,一九一○年占領朝鮮,九年後的一九一九年欲染指山東權益卻受阻於「五四運動」。然日本又於一九三一至三二年取中國東北大部分,一九三七年攻下華北直下南京,又於一九四一年占領香港,更遠征偷襲夏威夷。

到一九四五年,日本無條件投降,退回東瀛四島。但日本軍國主義者並未放棄南進野心。到一九七○年,日本勾結美國重新取得琉球;當時日本欲蒙混同時取得台灣的釣魚台列嶼,幸受阻於在美國各地及台灣的保釣運動,只從美國拿到「尖閣諸島」行政權。

簡言之,五四運動與保釣運動都是學生運動,都因反對日本軍國主義而起,都起了遏制作用,雖程度不同。

當年保衛釣魚台運動的主要口號就是沿襲五四運動時的「外抗強權,內除國賊」。最早是王順與茅漢(王曉波)引用於〈保衛釣魚台!〉一文(中華雜誌一九七○年十一月號)。就是該期雜誌運到美國後,引發保釣運動,過程不必在此敘述。強權指誰?當然指美國與日本。國賊指誰?指的是媚日漢奸及圖一時小利而罔顧領土主權的一些政府官員。

五四運動當天遊行的扛大旗領隊者,就是一九四九年一月來台擔任台大校長的傅斯年。他將五四精神帶到台灣大學,因而有「敦品勵學,愛國愛人」校訓。這多少可解釋為何早期保釣運動主要發起與參加者,多是台大校友。

當年保釣運動能在美國留學生界迅速發動,藉用《科學月刊》聯絡網是其中相當大因素之一。大批理科留學生投入,顯示他們不只著眼科學與教育,也深懷國家意識。

如今在台灣紀念五四一百周年,當毋忘釣魚台列嶼還在日本及美國人手中。保衛釣魚台是一長期志業;世事推移多風雨,海疆光復現曙光。